?
王諍傳 (連載四十八)
魯之玉 于致田 張伯義 2019-04-25 《王諍傳》
分享:

 第八章 為現代化通信兵奠基

王諍作為我軍通信工作的“開門鼻祖”,時刻關心著我軍通信工作的建設。他根據形勢的變化,從我國國情軍情出發,審時度勢,適時把我軍的通信事業推向前進,使之從小到大,成為專業兵種,并不斷提高現代化水平。

通信兵組織體制建設

紅軍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由于高度分散的游擊戰爭,王諍建議制訂的通信兵領導體制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部隊的通信科、股只負責有線電通信,無線電通信直接隸屬于首長。電臺配備、干部任命和無線電通信業務,自上而下成系統。每派出一部電臺,都由王諍按照該臺執行任務的環境、條件、任務要求,挑選人員,親自談話,交待任務,教會使用電臺,規定聯絡方法等。因而不管派到天南地北、“虎穴狼窩”,都很放心。由于各派出電臺的報務員都是同學,互相熟悉,在頻繁轉移聯絡不暢的情況下,可以互相關照,代為轉報,增強了聯絡的可靠性。在這種組織體制下,各級首長對電臺的安全都特別關心。19338月,四方面軍一部電臺在突遭敵人襲擊時丟掉了,徐向前總指揮馬上派一個團把電臺從敵人手中奪了回來。賀龍曾說過:寧肯損失一個團,也要保證電臺的安全,以免失去“耳目”。

抗日戰爭后期,八路軍、新四軍根據地日益擴大,形成了幾個大戰略區。從游擊戰為主向運動戰為主過渡。根據王諍的建議,中央軍委決定,撤銷無線電通信獨立系統,在各級司令部建立統管各種通信工具的業務部門。王諍對這一轉變作了理論闡述。他說:“要建立通信參謀工作,把通信技術工作與軍事原則結合起來,要從建設現代化通信工作去設想間題,號召前線通信參謀人員與通信部隊負責人,認真學習軍事,了解現代裝備條件下作戰中通信工作的規范和要求。因此,要建立并充實各級通信組織,使其成為正規兵團必設的軍事機關的組成部分。要發展戰場上使用的超短波通信,同時,著重發展野戰電話通信;不僅發展有線電話,還要發展有線電報。特別是戰役組織階段,無線電通信要嚴格限制,有線通信將成為主要通信手段?!备鶕@一理論制訂的以無線電通信為主、有線電及其它通信手段為輔,互相補充,有機結合的管理體制,使通信兵真正成了集各種通信工具為一體的統一的專業兵種。這在通信事業的發展上是個飛躍。

建國后,王諍提出建立獨立的國防通信網的建議批準后,立即展開了軍用固定通信網的建設。與此同時,王諍報請批準將使用維護這些通信裝備的值勤部隊列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編制序列,成為通信兵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此建議獲準后,他還下達了實行統一編制的命令。這一組織編制上的立法,為以后固定值勤部隊的發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1950年,王諍報請批準,中央軍委決定,總部和各大軍區成立直屬通信團。到1953年,軍委通信部和六大軍區通信團相繼建立。王諍的指導思想是:在和平時期,進行大規模固定通信網建設的同時,必須同時建立戰略戰役預備隊。獨立通信團的建立,在抗美援朝中,在以后的多次邊境反擊作戰、戰略戰役演習、新型裝備試驗、技術兵員的訓練方面,都發揮了重要作用。這對通信兵現代化建設具有深遠的意義。

1950年,王諍(前排右二)與南京電信局的同志合影

1955年六、七月間,通信部舉辦了集團軍進攻戰役的通信保障專業集訓,參加集訓的有各軍區、各軍種兵、集團軍通信處長。集訓期間,大家一致要求通信部向中央軍委提出建議,對通信兵也應按兵種建設(陸軍中通信兵是建立最早的專業兵種,而這時炮兵、裝甲兵、工程兵等都陸續從陸軍中分出來了)。王諍在集訓總結時說:“關于通信兵改兵種的問題,許多干部都曾多次提出建議,我總以為什么樣的機構不是主要的,關鍵是自己要努力把工作做好。既然大家都這樣強烈要求,我也就不避嫌了,由我來寫報告。但必須講清楚,通信兵改為兵種后,通信業務工作和通信保障工作,必須仍由各級司令部領導,因為通信聯絡是保障作戰指揮的,只有在各級參謀長直接領導下,才能更好地執行任務?!?span lang="EN-US">

1956年,中央軍委同意總參謀部通信部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通信兵部”。在通信部改為通信兵部以后,王諍一如既往地把自己的工作置于總參謀長的直接領導之下,一切通信業務工作,均請示總參首長。此后,他利用兵種的有利條件,大刀闊斧地展開了通信兵的建設事業。

 

(未完待續)

 

 

5544444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蜘蛛詞>|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文本鏈> 5544444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